绛衣郡主

《绛衣郡主》绛绡衣 第三十章 何苦牵强 绛衣郡主Mary

时间:2020-08-12 12:07:04编辑:拇阅读

完结小说《绛衣郡主》是空巢老蛋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赵语雁,景王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季炎,字南天。翊卫大夫、马军副都指挥使,季昭长子。自幼习武、弓马娴熟,二十一岁从军远征江北,破敌数十战,大捷而归;二十四岁领兵西

绛衣郡主

>>>《绛衣郡主》在线阅读<<<

《绛衣郡主》免费试读


季炎,字南天。翊卫大夫、马军副都指挥使,季昭长子。自幼习武、弓马娴熟,二十一岁从军远征江北,破敌数十战,大捷而归;二十四岁领兵西征,大破鞑人马队,斩将七人;三十二岁独自带兵北渡,横扫敌军十三万,斩将七十余人,手刃三人。如今四十六岁,坐守西北边境。

如此勇猛的人站在自己面前,赵语雁终于明白季潇湘身上那股霸气是从何而来的了。

季炎身高八尺、膀大腰圆,虽然身为猛将,但外表却继承了父亲季昭的面孔,一派儒将气质。说起话来也是文质彬彬,听不出半点粗俗气息。

只是他眉目之间总凝着一股杀气,使得凡人往往对其敬而远之,不敢直视。如今端坐于座上,自然令赵语雁压力巨大,草草问安之后便坐在赵启身旁,不敢抬头看他。

赵启和季潇湘倒是言笑自若,并无不适的样子。

“妹夫,前几日是你生辰,可恨那一日正巧有鞑人至荆西抢掠,不曾来拜会府上,实在是失礼。”季炎声音虽不洪亮却中气十足,哪怕在百米之外也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“兄长说笑了,边境防务乃是国之大事,自当放在头一位。”赵启笑容可掬地举起杯来,“反倒是愚弟应当先敬兄长一杯才是。”

季炎举起杯来应了赵启,仰头一饮而尽,叹口气说:“鞑人连年犯边,朝廷也无意北渡,实在是令边关百姓度日如年啊。”

“这……”赵启一怔,没想到季炎喝了几杯居然在席上说出这话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,尴尬无比。

季潇湘轻轻用胳膊肘捅了季炎一下,忙说,“家父酒醉便爱说些边关的事,还望姑父见谅。”

“啊,对。”季炎摇了摇头,放下酒杯说:“妹夫,今天我们有要事要谈,就先不饮酒了吧。”

“好,好。”赵启回头吩咐道:“来人,将酒都撤了,看茶。”几个下人快步走来将席上酒具器皿端走,不一会又拿来茶壶、炉火摆在阶下,将茶壶悬在火上煮着。

这期间,赵语雁总觉得被人盯得如芒在背,却又不敢迎望那人。她知道,会在这时盯着自己的只可能是季炎——他在相自己未来的儿媳,看入不入的眼。

“为了湘儿这事,家父也是头疼不已。”季炎拍了拍季潇湘的肩膀,“这一次也是楚京城里有些变故,因此难以依礼行事,所幸妹夫不曾怪罪,能让湘儿和语雁定下亲事。”

“兄长说得哪里话。”赵启笑道,“潇湘一表人才,更兼才华横溢、武艺超群,小女能嫁给湘儿,那是她的福分,岂有‘怪罪’之词?”

“……”第一次见自己的爹还有如此阿谀的一面,赵语雁觉得又是惊讶、又是反感,闷闷不乐地想:“区区一桩亲事而已,自家好歹也是王爷之尊,何必如此低三下四呢?难怪季潇湘总是趾高气昂的样子,平常受到的奉承肯定不少。”

“不过,兄长说楚京城有些变故,不知……”马屁拍完了,赵启留意到了季炎话里的蹊跷,“是何原由?”

“此事说来话长,今日席上只聊家事,就不谈政事了。”季炎轻轻一笑遮掩过去,“湘儿,今天带你过来,可知道是要做什么?”

“知道。”季潇湘轻声答。“不过,堂妹似乎有些不适。”

“哦?”季炎有些惊讶,“语雁身体不适?”

见季潇湘拼命向自己使眼色,赵语雁慌忙道:“天气寒凉,因此染了些风寒……”

赵启皱起眉头看着赵语雁,“雁儿,刚刚见你还好好的,怎么这就受寒了?”

“刚刚从望月阁上下来——”

“严不严重?”听到‘望月阁’三个字,赵启便打断了女儿的话,他可不想让季月心的事被季炎父子知道。

“还好,就是头痛欲裂,手脚酸软……”

“小女身子有些弱,令兄长见笑了。”赵启也没什么办法,只得向季炎赔罪。毕竟在信里说万事俱备只等完婚的可是他自己,现在赵语雁身子不适,肯定是没法操办大事了。

“冬月天寒,冷风蚀骨,可得多加小心。”季炎瞥了季潇湘一眼,见他面无表情地坐着,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,对赵启说,“既然如此,我便不打搅妹夫府上了。边关事态不善,不宜在外迟滞。”

“这——”这一着弄得赵启很是尴尬,忙说,“既然如此,便等小女病愈再议此事吧。”

“只有如此。”季炎顿了顿,站起身说,“湘儿,我看你还挺中意清阳郡,不如先在这里呆几天吧。若论长幼,你也算是语雁之兄,等我走了,你去抓些药材送来。”

“儿知道了。”季潇湘也站起来应道。

众人客套一番,赵启一直将季炎父子送至门前,见他们上了马才肯回来。赵语雁留在厅堂中,心想等爹爹回来了,自己肯定少不了一通骂。

果不其然,赵启回来时阴沉着脸,一进门便说:“雁儿,你的病究竟是真是假?”

“爹爹,是真如何,是假又如何?”

赵启转身命令道,“你们都出去。”等下人们都走了,才说:“你知不知道,爹为了这门亲事费了多少心血?”

“爹爹,我不喜欢季潇湘。”赵语雁虽然低着头,但话语里却充满了执拗,“你为何总想让我嫁给他呢?”

“我要你嫁他,自然是为了你好。”赵启冷冷地说,“你为何要说通潇湘,与他串连一气装病骗我?”

“因为我不喜欢季潇湘,他也不想娶我。”赵语雁一扭头,“爹爹你也看见了,我们两个都不想成全这门亲事,你又何苦如此执着呢?”

“雁儿,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对你、对爹、对这个王府有多么重要?!”赵启有些激动地走到赵语雁面前,“你若不嫁给季潇湘,爹这一辈子都会被人排挤、遭人打压,直不起腰来!”

“唯有季家能将爹从这苦海深渊里拉出来,难道你想看着爹一辈子这样庸庸碌碌,顶着一个亲王的爵位老死在这清冷的清阳郡吗!”

“爹,你自己做不到的事,季家也做不到。”赵语雁顿时觉得自己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碎了一样,站起身便往门外走,“如果他们能做到,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做了。”

绛衣郡主

绛衣郡主

完结小说《绛衣郡主》是空巢老蛋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赵语雁,景王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季炎,字南天。翊卫大夫、马军副都指挥使,季昭长子。自幼习武、弓马娴熟,二十一岁从军远征江北,破敌数十战,大捷而归;二十四岁领兵西

作者:状态:连载中

小说详情

《绛衣郡主》章节免费阅读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绛衣郡主》绛绡衣 第三十章 何苦牵强 绛衣郡主Mar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