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宫缃妃传

《深宫缃妃传》深宫洛妃传 第24章 扯下一朵梨花 抛于蓝天 深宫缃妃传在线阅读

时间:2019-08-12 00:15:19编辑:拇阅读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深宫缃妃传》的小说,是作者雪冰卿创作的宫斗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掖庭宫棠梨苑 亦沉落优雅的水色长裙,裙摆微微坠地,不嫌累赘,只是默默地笑着,一个秀女,能有何装饰呢,一身都亦是朴素,绝无它饰。她

深宫缃妃传

>>>《深宫缃妃传》在线阅读<<<

《深宫缃妃传》免费试读


掖庭宫棠梨苑

亦沉落优雅的水色长裙,裙摆微微坠地,不嫌累赘,只是默默地笑着,一个秀女,能有何装饰呢,一身都亦是朴素,绝无它饰。她早就听闻,这掖庭宫内,有一处梨树海棠,清香四溢,馥郁芬芳的棠梨苑不知是何真?恰好刚从习教姑姑那儿回来,正无事干,不如去看看如何,思此,她便携侍女婳雨一同向棠梨苑走去。

不知走了多久,一处清香四溢,馥郁芬芳的场景而吸引,想必,就是这儿了,她缓缓向园内走去,抬眸欣赏,海棠遍布园内,朵朵梨花,缓若绽放,好美……这景,只有在梦中而见,想不到今儿个能有幸见着了,她笑靥不减,如获至宝般目不转睛地欣赏着这“世外桃源”。

这时,祖籍宛州的新秀女左念修,清丽素颜,白衣羽扇,轻浅地笑语嫣然,低头,偶然瞥见地上的浮光掠影,额发被轻轻吹起,安静而漠然的向前行走着,只愿,世无离别天。

复而抬头,她偶然看见顶上的匾额——棠梨苑,好奇而习惯地抿了嘴角,继续向前走去。

亦沉落欣喜地看着梨花,缓若昙花一现,忽,闻一阵脚步声,何人?想这大好的雅兴被此人破坏,她不禁一阵恼怒,猛然回眸,见一女子,算不上倾国倾城,倒是清秀脱俗,冷哼一声,不好气地道:“伊人难道不知,汝一来,就打扰了吾的雅兴么?”她猛然转头,丝毫已没有赏花之意,只是满腔地愤怒,尔后默默闭上眼眸,等待她的回答。

左念修方才只顾梨花妩媚,楼阁清雅,却不见此地竟有佳人,遗世而独立,不禁愣了一愣。

“吾只是路经此地,不料被梨花之清淡迷了心神,若有得罪之处,望小主见谅。”左念修轻轻躬身,行了一礼,心道,这宫中心机深沉者不在少数,还是能避则避的好。

亦沉落微挑眉,却发觉此女子是这么的淡定,饶有兴趣地看着她,刚才的火气全无,笑靥如花,道:“哦?是么,罢了,吾也不是这般小肚鸡肠之人,不知姑娘是……”连忙将她扶起,嘴角上扬,巧笑不语,只是静静地看着她。

左念修眉目轻弯,淡淡笑意浮上,巧笑倩兮地看着这位女子,“我乃新进宫的秀女,不熟宫中规矩,请姑娘切莫见怪,不知姑娘是?”看着那位绝世佳人,不禁痴醉。

亦沉落明眸微咪,浅笑看着眼前次伊人,不算倾国倾城,也是娇小玲珑,瀑布般的黑发自然垂下,一根洁白的羽毛,插于头上,一袭朴素的宫装,是那么的脱俗。自己倒未见过这般清秀的人儿,除了那次……唐方……想到这,她不由笑笑,缓缓道:“原来如此,吾也是,不知小主何名,吾乃亦氏沉落,年十五,不知小主芳龄何许?”

心平如水的左念修明齿皓眸,鲜丽而美艳,黑发如漆,眼眸黑亮而细致,灼灼其华,宛若明丽的桃花巧绽,好一个艳光明媚的女子,只觉自己徒染了一身穷酸气罢,感慨之间,忽觉梨花飘然,不过生梦如欢。

“呵呵,那正好,我是左念修,华年离散,今时已消16年。不知小主是否爱空庭满园的梨花呢?”左念修轻轻拂去衣上花瓣,花露沾裳,恰若清颜。

亦沉落闻言,不禁觉得此女子是个厉害的角儿,浅笑道:“左念俢,这名字倒也是怪异,不过,倒还是给左小主增了几分灵气呢,左小主怎这般说,怎叫华年离散嘛,芳龄十六,那不是正好的大好年华,左小主怎要辜负呢?那沉落可以称左小主一声姐姐么,若是不愿意,那也罢,这梨花,沉落自然是爱,不然,怎会对姐姐这般的凶呢?是么?”见其女子拂去花瓣,亦觉落嘴角又是扬起一抹媚笑,只是不语,暗笑着。

左念修见这女子笑容甜美而魅惑,不禁心神一颤,心道,反正这宫中多一敌不如多一友,便轻轻点头。

“若妹妹不嫌弃,叫我念修便好。既然妹妹爱这清丽的梨花,不如学这梨花,开落有致,那便也是极艳而绝美的。梨花多情满庭雨,作了一别空欢喜。你我都只盼一朝面圣,承得圣欢罢了。”言毕,左念修只轻然看了眼地上的残花,抬脚踩上。

亦沉落心底冷笑,不禁让人头心一颤,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此女子,闻言,道:“也罢,既然左小主走这样说了,沉落不会再叫它,梨花,呵,错落有致,可惜、妹妹怎能和这梨花比,此梨花有思缘和叶,一树江头恼杀君。最似孀闺少年妇,白妆素袖碧纱裙。姐姐亦不能达到此程度,再说了,宫里得宠的嫔妃,呵,说真话,妹妹的确黯然神伤过,进宫,除了它意,不就是为了得到圣上的一宠么?谁敢说,进了宫,不爱皇上的宠溺,姐姐可说是。”

亦觉落看着她的动作,冷笑,鲜明的挑衅,心里不服,默念着“呵,我奉陪”。她的玉手轻轻抚摸梨花,忽,扯下一朵,抛于蓝天,面眸转向她,对视一笑,转过头去,妩媚浅笑。

左念修看这女子神情嚣张,动作滑稽,丝毫没有大家风范便知不是位大度的主,心下便疏离了几分。

“花谢离恨,一梦无痕。圣上的雨露也是地上梨花这等俗物可以沾的么?我看,只有那枝头的梨花才配得那至高无上的荣宠吧,妹妹别忘了,这残花败柳,亦只能空等于深深寂寞的别院吧。”左念修嘴角挂上冷笑,眼光犀利,气质不卑不亢,似游似离。

亦沉落脸上虽是笑靥如花,可心底里不知是何,冷冷一笑,音色未改,媚笑道:

“是啊,姐姐的心机可真深啊,妹妹定当是比不上咯,只是、姐姐这番说,倒还提醒了妹妹呢,这地上的梨花,当然是不可了,呵,姐姐既然知道,又何必说出来,难不成是要让天下人皆知么?姐姐的意思,妹妹就是这地下的梨花了么?也罢、既然姐姐都这么说了,妹妹哪敢不从啊、姐姐说的对,这“残花败柳”可不就是,只等终生等下去么,呵、姐姐的意思,妹妹明白。”亦沉落掩嘴浅笑,转过头去,不再理会她,只是一个人静赏梨花。

左念修清浅一笑,只是抬头若有若无地望着枝头上的梨花,似乎离天只有一线之隔,可是,永远都望尘莫及。

“妹妹说得是,人有了自知之明,便有了登天的资本,妹妹何必如此谦逊,有资本的人都是有资格说这话的,登天难,只是莫被这天蒙蔽了头脑,这宫里,一步错,满盘皆输。妹妹,凭你我的资质为敌为友,日后皆有定论,又有谁能说清楚呢?”左念修安静而漠然,继续聆听着耳边冷风呼啸的声音。

亦沉落耸耸肩,无奈地笑笑,没有转过头去,只是仔细听她的一言一语,此女子倒是觉悟高得很,只是,她心早已不在这深宫之中,缓缓道:“姐姐好觉悟,妹妹莫及,妹妹不是谦逊,是事实罢了,是啊,登天难,可是、若是被天所蒙蔽,呵,只怕是注定不能翻身,今日姐姐说的道理,妹妹记下了,之前是妹妹有不对之处,还望姐姐海涵。”话落,她莞尔一笑,不想再过多言语,只是继续默默地看着梨花,并无他意。

左念修轻轻低头,隐约对这女子有了几分好感,若有若无的望了一样她魅惑的眼眸,只觉心神荡漾。“妹妹言重了,你我同为秀女,只有被人裁决的命,我们如不互相扶持,又如何能隆获圣恩,承蒙圣上恩宠呢?”左念修抬手折下一枝头顶的梨花枝,对着她轻笑。

亦沉落闻言即笑,这后宫,还是少一个敌人,多一个朋友好啊,可是,这朋友,要看值不值了,暗念此,不由笑道:“姐姐此话怎讲?妹妹愚笨,还请姐姐讲明了。”

看她用手折下梨花枝,亦沉落也不甘示弱,灵巧地摘下一朵梨花,插于头上,浅笑道:“姐姐,说妹妹好不好看?”

“妹妹,古人折柳为誓,你我不妨裁枝为盟?”左念修依旧含笑看着亦沉落,心下已有了算计。

闻此,亦沉落忽又勾起一抹媚笑,续道:“哦?是么,姐姐可真是饱揽四书五经啊,可惜,妹妹不知、这枝,还请姐姐自己动手罢。”

左念修依旧浅笑着,将梨花枝拿在手中把玩,“妹妹既是不愿,姐姐也就不勉强了,只是这枝已折断,便在无重获新生之日了,若妹妹不愿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机会,便只如残花败柳般暗无天日了,妹妹,好自为之吧。”续而清浅一笑,将手中花枝折为两半,将一半花枝递于她。

亦沉落看她的举动,不禁有些好笑,可这笑意很快收回,换上的是清冷的声色,道:“哦,姐姐真是宽宏大量,妹妹要向姐姐学习学习,不是,好自为之,呵,是么?妹妹愚笨,还请姐姐说明了,不然,妹妹总不知道,这是不好吧?”继续装作不懂,其实、心里什么都心知肚明,浅笑,接过一半的花枝,用手玩弄着。

左念修轻轻一笑,见她神色嚣张,却无心机,这样的人,正好可以为己所用,“妹妹言重了,何必如此客气呢?你我毕竟已是一条线上的蚂蚱,生死俱为一体,这宫里,骄奢弄权者不在少数,就算是稍有不慎,也得力挽狂澜呢,妹妹,姐姐瞧这天色也晚了,早点回去歇着吧,莫误了明日大好的春光啊。”左念修抬眸,轻望了一眼枝头的梨花,婀娜而去。

亦沉落闻言,微微点头、浅笑,并未说什么,只是默默地听着,“是,姐姐的话妹妹定当记在心上。”待她离去,同样的不忘看一眼梨花,只是,比她更深情了几分,方缓缓

深宫缃妃传

深宫缃妃传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深宫缃妃传》的小说,是作者雪冰卿创作的宫斗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掖庭宫棠梨苑 亦沉落优雅的水色长裙,裙摆微微坠地,不嫌累赘,只是默默地笑着,一个秀女,能有何装饰呢,一身都亦是朴素,绝无它饰。她

作者:状态:已完结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深宫缃妃传》深宫洛妃传 第24章 扯下一朵梨花 抛于蓝天 深宫缃妃传在线阅读